<strike id="dfee4"><dfn id="dfee4"><strike id="dfee4"></strike></dfn></strike>

<samp id="dfee4"></samp>

<delect id="dfee4"><div id="dfee4"></div></delect><p id="dfee4"><div id="dfee4"><p id="dfee4"></p></div></p>
<label id="dfee4"><div id="dfee4"><label id="dfee4"></label></div></label>

<label id="dfee4"></label><delect id="dfee4"></delect>

<label id="dfee4"><noframes id="dfee4">

<strike id="dfee4"></strike>

<delect id="dfee4"></delect><label id="dfee4"><div id="dfee4"><label id="dfee4"></label></div></label>

<samp id="dfee4"><noframes id="dfee4">

<label id="dfee4"><div id="dfee4"><del id="dfee4"></del></div></label>

中文 English

【基層說】小鬧小解決,大鬧大解決,基層鬧纏現象如何破解?

發布時間:2019.01.22 閱讀:545 分享

“鬧大”背后是利益

基層社會鬧纏現象甚為普遍。近些年來,在征地拆遷、環境保護、交通事故、醫療糾紛、學生非正常死亡等治理領域,基層政府都深受鬧纏現象等困擾。甚至于,在很多領域還滋生出了職業鬧事者。這些人打著為當事人和弱勢群體維權的名義,通過把事情“鬧大”,把當事人“纏死”而獲取非正當利益。所謂“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又謂“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人們普遍認為,出了點事不鬧騰一番,“鬧”是常規,不鬧反倒是不正常的。

筆者曾做過一個普通農業縣的縣域治理調查,發現當地“逢死必鬧”已是常規,但凡醫院死了人、交通事故有人傷亡、學校有學生意外死亡、水庫有人不小心淹死了,當事者家屬必定要到相關政府機構鬧騰一番,以求獲得巨額“賠償”。地方政府為此頭疼不已,不得不成立一個治安巡防隊處理類似的鬧纏事件。毫不夸張地說,基層治理到處充斥著“討價還價”的過程,基層治理體系演變成了一個社會議價系統。

討價還價的空間

基層為何鬧纏不斷?首先是基層治理提供了討價還價的空間。這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信訪制度。國家信訪條例明確規定,人民群眾有依法信訪的權利;基層政府有接待處理群眾來信來訪的義務。信訪條例的這一規定切實塑造了普通民眾的行為。人們普遍相信,信訪是維護自己權益的最為便捷的途徑;人民政府也有替弱者、受害者做主的意義。

信訪干部既接待正常的上訪者,也接待非正常的上訪者;既解決合理合法的訴求,亦要處置各種奇形怪狀的訴求。久而久之,很多信訪辦主任都有個共識,信訪的關鍵也許不在于化解問題,而在于耐心傾聽,讓人民群眾感到受到重視才是最重要的。然而,正因為信訪具有零門檻的特征,渠道通暢、干部熱情、效果明顯,反而刺激了人們過度依賴信訪,由此催生了“信訪不信法”的局面。與信訪制度類似的是,我國各級政府和各個政府機關幾乎都極為重視調解。長期以來,基層自治組織、政府機關和司法機關,都大量采用調解技術來化解社會矛盾和糾紛。

應該說,運用調解而非法律制度來治理社會,是一個相對簡約有效的方式。但麻煩也在于,在社會轉型過程中,民間權威逐漸喪失,原初的人民調解越來越難起作用。即便是調解工作,也越來越依賴于行政和司法機關。筆者在農村公安機關調研時發現,公安工作要處理大量的非警務活動,而這些非警務活動很大程度上由民間糾紛調解占據。

一些地方,連簡單的家事糾紛都習慣于打110報警,村干部和社區干部也習慣于將糾紛調解工作“移交”給派出所民警。更多的情況下,基層政府也被迫積極介入糾紛調解。由于深度介入糾紛調解工作,基層政府很容易從“仲裁者”變成為“議價者”。

今日的基層政府化解基層社會矛盾的成本越來越高,哪怕是看似簡約的信訪、調解制度,運轉起來也不簡單。稍不留神,基層政府就會陷入其中而不可自拔。利益分化

問題出在何處?大概和轉型社會的特殊利益結果和治理邏輯有關。

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發展,社會分化已然是現實;人們的權益觀念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化。今天已經很難用政治和道德說教來彌合利益高度分化(某些時候表現為沖突)的各個群體。比如,在征地拆遷過程中,無論是商業用途還是公益用途,基層政府再用“大局觀”來說服群眾,幾乎難起作用。唯一的辦法是,通過公開合理的經濟補償來獲得被拆遷戶的支持。問題恰恰在于,征地拆遷補償標準的統一性和被拆遷戶利益訴求的高度多樣化之間,存在巨大溝壑。補償標準無論多高,總會有被拆遷戶因為特殊原因而得不到滿足。

筆者曾經調研過一個征地拆遷案例。一個村共452戶人家,其中451戶簽訂了拆遷協議,但有一戶因要價過高,始終談不攏。甚至地方政府主官當面協調談判,也無結果。最終,項目拖了幾年,開發商都換了3個(前兩個都被拖垮了),幾百戶已拆農戶因遲遲搬不進安置房而集體進京上訪多次。地方政府實在沒辦法,只好下定決心改規劃。直到此時,唯一的“釘子戶”才同意的政府統一的賠償方案。

某種意義上,鬧纏現象之所以無止無休,確實是我們的國家治理體系還沒有做好準備,沒有形成一套有效的措施來回應新時代的社會主要矛盾。黨的十九大雖然作出了我國當前的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的判斷,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但是,對社會主要矛盾的處理方法仍停留在舊有思維中。習慣于用“大局觀”來說服群眾作出“犧牲”;習慣于一時一策、一事一議,用權益之計來解決社會矛盾。結果是,解決的問題越多,留下的隱患越大。

如何解決?

人民群眾因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而出現利益分化,將會是相當一段時期的客觀事實?;鶎郁[纏不斷的問題,不能坐等利益分化消失。務實地說,解決這一問題不容易,但又必須解決。怎么辦呢?

筆者覺得,首先還是要從基層政府自身做起。長期以來,“老好人”現象和“不出事邏輯”主導了基層治理?;鶎诱凇坝憙r還價”的過程中,往往無原則,以息事寧人為導向,最終培育了一大批特殊利益人群。

這兩年,相當一批人占據當地的公益性崗位,成了“領空餉”的特殊利益人群;一些鬧訪、纏訪者,成了謀利型上訪者,只要是關鍵時間節點,就要“敲詐”基層政府一筆錢。出現這種狀況,當然和自上而下的維穩考核體系有關,但也不可否認,一些基層政府在其中不愿意深入做群眾工作,尤其不愿意做教育群眾的工作。很多基層領導,也是秉持著“只要我任內不出事”的理念,不愿意揭蓋子,而是使用各種策略捂著、蓋著。

在轉型社會中,地方性規范本來就在迅速解體。這個時候,基層政府不應是“老好人”,而應是社會公序良俗的堅定維護者。撇開基層治理的有效性不談,僅僅是從社會的良性運行來說,一個負責任的基層政府,守規矩、立規矩,或許比什么都重要。

當然,最根本的還是國家需提供一套與現代社會相適應的治理規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不是簡單的口號,亦不是簡單的頂層設計,歸根到底是要回應基層需求。當前的基層治理,急需一套行之有效的指引。

總而言之,鬧纏現象與文明社會相去甚遠。從一般規律看,社會的文明進程需要經過一段漫長的時期;但政府的法治化建設卻可以有時間表。在這個意義上,政府確立規則總是要比普通民眾規則意識的形成要早。我們希望一個真正的有界限的“責任政府”的出現,亦期待規則社會的到來。


上一篇:【基層說】這一基層經驗為何上了中央深改委會議? 返回 下一篇:【基層說】女干部的難,請您多理解
深圳巨烽顯示科技有限公司
內蒙古京新藥業有限公司 深圳巨烽顯示科技有限公司
內部辦公軟件
OA系統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8 浙江京新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網站建設:博采網絡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一本道dvd在钱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