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dfee4"><dfn id="dfee4"><strike id="dfee4"></strike></dfn></strike>

<samp id="dfee4"></samp>

<delect id="dfee4"><div id="dfee4"></div></delect><p id="dfee4"><div id="dfee4"><p id="dfee4"></p></div></p>
<label id="dfee4"><div id="dfee4"><label id="dfee4"></label></div></label>

<label id="dfee4"></label><delect id="dfee4"></delect>

<label id="dfee4"><noframes id="dfee4">

<strike id="dfee4"></strike>

<delect id="dfee4"></delect><label id="dfee4"><div id="dfee4"><label id="dfee4"></label></div></label>

<samp id="dfee4"><noframes id="dfee4">

<label id="dfee4"><div id="dfee4"><del id="dfee4"></del></div></label>

中文 English

【基層說】女干部的難,請您多理解

發布時間:2019.01.22 閱讀:996 分享

“婦女能頂半邊天”!這句曾經響徹全國、鼓勵婦女走出傳統角色,走入公共領域的話,而今在地方公務員已成現實。據統計,地方新錄用公務員中女性比例明顯提高,2015年已達44.1%。而根據我們的調研,這一比例還在持續上升,婦女干部是基層工作中名符其實的“半邊天”。然而,基層工作本身具有特殊性,而婦女干部因家庭事業等方面的權衡問題,在基層工作中面臨更多挑戰。
       基層“粗糙”的工作令她們很受傷
       基層事務細小瑣碎且無規律,以及“面對面”的工作特征,與中國傳統女性角色存在一定沖突,女性柔弱的刻板印象,似乎并不適合承擔如此繁重的工作。更關鍵的是,女性在家庭中的責任往往多于男性,基層工作的無規律顯然不利于女性承擔家庭責任。別的不說,由于白天農民通常不在家,基層的很多工作得安排在晚上進行,這一點就足以使基層婦女干部難以兼顧家庭和事業。甚至很多工作要有效果,非得安排在晚上,比如當前的精準扶貧等工作,我們在調研中親眼看見,一位鄉鎮扶貧干部為了避免擾民,晚上到貧困戶家入戶訪問。結果,貧困戶的女主人并不友好,將扶貧干部晾在門口。扶貧干部毫無辦法,只能在昏黃的路燈下等著貧困戶的良心發現。
       長期以來,基層工作甚至還是比較粗糙的。群眾中總有先進分子、落后分子和中間分子,基層干部必須善于團結少數積極分子作為骨干,并憑借這批骨干去提高中間分子,爭取落后分子。關鍵時刻,還需要敢于碰硬,敢于教育和批評落后分子。絕大多數群眾工作,單講政策、法律是無效的,而是要經過艱苦的思想工作,將黨和政府的意圖轉化為群眾的意愿,才能把工作做好。
       筆者在基層調研中發現,幾乎每個在一線開展工作的基層女干部,都受到過不少委屈。一些年輕的女干部,因工作經驗不足及心理素質較為脆弱,還都流過不少淚。其中一個鄉鎮的女干部在接待一位纏訪者時,被纏訪者用當地最具侮辱性的語言羞辱,還當眾扯破了該名女干部的衣服,致使這位鄉鎮女干部精神大受刺激,多年無法正常上班。
       女性“中堅干部”現象如何看
       筆者發現,凡是上世紀90年代成長起來的基層婦女干部,都有共同特點:潑辣、干練。在全國的絕大多數鄉鎮,四五十歲的中年干部基本上都是基層工作的骨干,他們是名副其實的“中堅干部”。這些女性“中堅干部”,家庭任務已基本完成,又有足夠的基層工作經驗,做起事來一點也不亞于男性干部。筆者在華北某鄉鎮調研時,發現絕大多數核心部門的負責人都是婦女干部。不同人對這一現象的解釋不太一樣,但事實是,鄉鎮黨委政府幾乎每年都會調整部門負責人,這就意味著,絕大多數“中堅干部”,無論男女,都輪過多次崗,做過多項工作。
        在這個意義上,到了“中堅干部”這個層次,經驗而不是性別因素,才是影響基層工作的關鍵。但是,對于年輕干部而言,性別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過去相當一段時間,基層婦女干部的比例比較低——這或許和性別歧視沒有多大關系,而是較為“粗糙”的基層工作環境的確不適合女性干部。
       近年來,隨之基層治理現代化的持續推進,基層工作的規范化、專業化程度不斷提高,這在相當程度上改變了基層工作的粗糙特征,為婦女干部提供了不少舞臺。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基層工作不再有“男性特質”。伴隨著法治政府和法治社會的建設,依法治理成為基層治理的重要準則,群眾工作也越來越講究依法、規范。過去常有的講策略、硬碰硬的工作方法,漸漸為規范有序的工作方法所代替。二是基層治理現代化本身就意味著工作的合規性成本的增加,上級督查考核檢查不斷,需要大量的辦公室工作。女干部能更多走上基層領導崗位嗎
        一旦基層工作“機關化”、“辦公室化”,女性干部往往更有優勢。正常情況下,女性在從事后勤、文字等辦公室工作中,往往更為細心。通常情況下,每個鄉鎮都有寫大材料等“寫手”。在實踐中,承擔“寫手”角色的很多都是年輕的女干部。甚至于,一些“外務”工作也可能由“巾幗英雄”承擔。我們在某地調研時發現,當地幾個鄉鎮的拆遷辦主任和主要工作人員都是女干部承擔,一問原因,除了年輕公務員里女性比重越來越大外,這些自稱為“巾幗拆遷隊”的婦女干部,工作作風硬朗而不失細致,反而有利于開展群眾工作,有助于拆遷工作的順利開展!
        隨著基層工作的轉型,越來越多的年輕女性加入了基層公務員隊伍,很多鄉鎮甚至還面臨“陰盛陽衰”的局面。但基層領導干部尤其是主要領導干部中,女性干部仍然極少。在筆者調研的絕大多數鄉鎮,黨政班子十幾個班子成員里,往往只有一個女性干部。并且,這些女性干部還可能被安排從事在基層工作中不太重要的教科文衛工作。我們的調研經驗,亦驗證了相關統計結果:婦女參與決策和管理的狀況有所改善,但參與水平仍然有限,擔任正職的女干部偏少,且越到高層比例越低。
        造成這一結果的客觀原因是,基層婦女干部比例的急劇上升,還是近幾年的事情。而80后干部欲提拔到重要崗位,還需要幾年時間。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絕大多數女性干部還是存在難以克服的職業瓶頸。有研究表明,中國男女的勞動力參與率是全球最高的,高達90%。


上一篇:【基層說】小鬧小解決,大鬧大解決,基層鬧纏現象如何破解? 返回 下一篇:【基層說】公安改革,切不可讓犧牲奉獻的民警感到被拋棄
深圳巨烽顯示科技有限公司
內蒙古京新藥業有限公司 深圳巨烽顯示科技有限公司
內部辦公軟件
OA系統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8 浙江京新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網站建設:博采網絡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一本道dvd在钱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