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dfee4"><dfn id="dfee4"><strike id="dfee4"></strike></dfn></strike>

<samp id="dfee4"></samp>

<delect id="dfee4"><div id="dfee4"></div></delect><p id="dfee4"><div id="dfee4"><p id="dfee4"></p></div></p>
<label id="dfee4"><div id="dfee4"><label id="dfee4"></label></div></label>

<label id="dfee4"></label><delect id="dfee4"></delect>

<label id="dfee4"><noframes id="dfee4">

<strike id="dfee4"></strike>

<delect id="dfee4"></delect><label id="dfee4"><div id="dfee4"><label id="dfee4"></label></div></label>

<samp id="dfee4"><noframes id="dfee4">

<label id="dfee4"><div id="dfee4"><del id="dfee4"></del></div></label>

Chinese English

【基層說】小鬧小解決,大鬧大解決,基層鬧纏現象如何破解?

Release Time: 2019.01.22 Read: 413 share

“鬧大”背后是利益

基層社會鬧纏現象甚為普遍。近些年來,在征地拆遷、環境保護、交通事故、醫療糾紛、學生非正常死亡等治理領域,基層政府都深受鬧纏現象等困擾。甚至于,在很多領域還滋生出了職業鬧事者。這些人打著為當事人和弱勢群體維權的名義,通過把事情“鬧大”,把當事人“纏死”而獲取非正當利益。所謂“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又謂“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人們普遍認為,出了點事不鬧騰一番,“鬧”是常規,不鬧反倒是不正常的。

筆者曾做過一個普通農業縣的縣域治理調查,發現當地“逢死必鬧”已是常規,但凡醫院死了人、交通事故有人傷亡、學校有學生意外死亡、水庫有人不小心淹死了,當事者家屬必定要到相關政府機構鬧騰一番,以求獲得巨額“賠償”。地方政府為此頭疼不已,不得不成立一個治安巡防隊處理類似的鬧纏事件。毫不夸張地說,基層治理到處充斥著“討價還價”的過程,基層治理體系演變成了一個社會議價系統。

討價還價的空間

基層為何鬧纏不斷?首先是基層治理提供了討價還價的空間。這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信訪制度。國家信訪條例明確規定,人民群眾有依法信訪的權利;基層政府有接待處理群眾來信來訪的義務。信訪條例的這一規定切實塑造了普通民眾的行為。人們普遍相信,信訪是維護自己權益的最為便捷的途徑;人民政府也有替弱者、受害者做主的意義。

信訪干部既接待正常的上訪者,也接待非正常的上訪者;既解決合理合法的訴求,亦要處置各種奇形怪狀的訴求。久而久之,很多信訪辦主任都有個共識,信訪的關鍵也許不在于化解問題,而在于耐心傾聽,讓人民群眾感到受到重視才是最重要的。然而,正因為信訪具有零門檻的特征,渠道通暢、干部熱情、效果明顯,反而刺激了人們過度依賴信訪,由此催生了“信訪不信法”的局面。與信訪制度類似的是,我國各級政府和各個政府機關幾乎都極為重視調解。長期以來,基層自治組織、政府機關和司法機關,都大量采用調解技術來化解社會矛盾和糾紛。

應該說,運用調解而非法律制度來治理社會,是一個相對簡約有效的方式。但麻煩也在于,在社會轉型過程中,民間權威逐漸喪失,原初的人民調解越來越難起作用。即便是調解工作,也越來越依賴于行政和司法機關。筆者在農村公安機關調研時發現,公安工作要處理大量的非警務活動,而這些非警務活動很大程度上由民間糾紛調解占據。

一些地方,連簡單的家事糾紛都習慣于打110報警,村干部和社區干部也習慣于將糾紛調解工作“移交”給派出所民警。更多的情況下,基層政府也被迫積極介入糾紛調解。由于深度介入糾紛調解工作,基層政府很容易從“仲裁者”變成為“議價者”。

今日的基層政府化解基層社會矛盾的成本越來越高,哪怕是看似簡約的信訪、調解制度,運轉起來也不簡單。稍不留神,基層政府就會陷入其中而不可自拔。利益分化

問題出在何處?大概和轉型社會的特殊利益結果和治理邏輯有關。

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發展,社會分化已然是現實;人們的權益觀念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化。今天已經很難用政治和道德說教來彌合利益高度分化(某些時候表現為沖突)的各個群體。比如,在征地拆遷過程中,無論是商業用途還是公益用途,基層政府再用“大局觀”來說服群眾,幾乎難起作用。唯一的辦法是,通過公開合理的經濟補償來獲得被拆遷戶的支持。問題恰恰在于,征地拆遷補償標準的統一性和被拆遷戶利益訴求的高度多樣化之間,存在巨大溝壑。補償標準無論多高,總會有被拆遷戶因為特殊原因而得不到滿足。

筆者曾經調研過一個征地拆遷案例。一個村共452戶人家,其中451戶簽訂了拆遷協議,但有一戶因要價過高,始終談不攏。甚至地方政府主官當面協調談判,也無結果。最終,項目拖了幾年,開發商都換了3個(前兩個都被拖垮了),幾百戶已拆農戶因遲遲搬不進安置房而集體進京上訪多次。地方政府實在沒辦法,只好下定決心改規劃。直到此時,唯一的“釘子戶”才同意的政府統一的賠償方案。

某種意義上,鬧纏現象之所以無止無休,確實是我們的國家治理體系還沒有做好準備,沒有形成一套有效的措施來回應新時代的社會主要矛盾。黨的十九大雖然作出了我國當前的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的判斷,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但是,對社會主要矛盾的處理方法仍停留在舊有思維中。習慣于用“大局觀”來說服群眾作出“犧牲”;習慣于一時一策、一事一議,用權益之計來解決社會矛盾。結果是,解決的問題越多,留下的隱患越大。

如何解決?

人民群眾因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而出現利益分化,將會是相當一段時期的客觀事實?;鶎郁[纏不斷的問題,不能坐等利益分化消失。務實地說,解決這一問題不容易,但又必須解決。怎么辦呢?

筆者覺得,首先還是要從基層政府自身做起。長期以來,“老好人”現象和“不出事邏輯”主導了基層治理?;鶎诱凇坝憙r還價”的過程中,往往無原則,以息事寧人為導向,最終培育了一大批特殊利益人群。

這兩年,相當一批人占據當地的公益性崗位,成了“領空餉”的特殊利益人群;一些鬧訪、纏訪者,成了謀利型上訪者,只要是關鍵時間節點,就要“敲詐”基層政府一筆錢。出現這種狀況,當然和自上而下的維穩考核體系有關,但也不可否認,一些基層政府在其中不愿意深入做群眾工作,尤其不愿意做教育群眾的工作。很多基層領導,也是秉持著“只要我任內不出事”的理念,不愿意揭蓋子,而是使用各種策略捂著、蓋著。

在轉型社會中,地方性規范本來就在迅速解體。這個時候,基層政府不應是“老好人”,而應是社會公序良俗的堅定維護者。撇開基層治理的有效性不談,僅僅是從社會的良性運行來說,一個負責任的基層政府,守規矩、立規矩,或許比什么都重要。

當然,最根本的還是國家需提供一套與現代社會相適應的治理規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不是簡單的口號,亦不是簡單的頂層設計,歸根到底是要回應基層需求。當前的基層治理,急需一套行之有效的指引。

總而言之,鬧纏現象與文明社會相去甚遠。從一般規律看,社會的文明進程需要經過一段漫長的時期;但政府的法治化建設卻可以有時間表。在這個意義上,政府確立規則總是要比普通民眾規則意識的形成要早。我們希望一個真正的有界限的“責任政府”的出現,亦期待規則社會的到來。


Prev:【基層說】這一基層經驗為何上了中央深改委會議? Return Next:【基層說】女干部的難,請您多理解
Shenzhen Juyi Display Technology Co., Ltd.
內蒙古京新藥業有限公司 深圳巨烽顯示科技有限公司
Internal Office Software
OA
share:

About Us Introduction Honor Experience Speech

Industrial Research Layout

Product Drug Medical

News Company Media Report

Culture Outline Idea

Houman Resource Concept Society Campus Learn

CPC Building Acitivities Individuals Education

Investor Relationship Announcement Information

Contact Us Manner Marketing Tendering

Official WeChat
Copyright ? 2018 Zhejiang Jingxin Pharmaceutical Co., Ltd.Website Building:boc

About Us Contact Us

一本道dvd在钱播放